沉迷吸居,也青深度中毒期;DW一遇小十误终身,嗑12C,10R,刀马,刀杰,Doctorall杂食动物。
其他:修伞,布袋戏,无心法师(白琉璃),漫威(钢铁侠),末日乐园(云酒)。

【也青】假如那天他们一起离开碧游村

愿赌服输,生平第一次写同人文,贡献给了也青,也不亏。

自制小甜饼。

想看这两个我知道你懂我所以我不用(敢)说的人开启谈心模式,让他们直面自己在对方眼里究竟有多好。

设定就是假如解决了马村长的事情之后,他们一起离开了碧游村,在张大床上开启谈心模式,青仔对老王讲述了男孩和少年A的故事。

【大家好,我是张大床】

青仔对傅蓉倾诉心事的那一段,让亲妈粉的心都要碎了,而他在王也面前却只字不提,硬撑着自己的倔强和骄傲,靠自己的力量击败了心魔,这样的诸葛青,不辱没君子两个字,也不辱没武侯传人的身份,更不辱没他悟出的三昧真火,可时超级想看他在王也面前哭,想让他把内心深处压抑的一切都告诉自己最看重那个人,想让他们互诉衷肠,想看他们心意相通,想看他坚强也想看他脆弱,终究是不忍也不想看着他一个人独自承受那份苦楚。

想让他知道:王也是他的高山仰止,可是他在王也心目中,同样也力敌千钧。

想按着他们两个人的头让他们赶紧结婚!

也青,真乃邪魔之力!

说是同人文,其实是自己脑补碧游村时候他们两个人各自的心理,主要是老王的。


诸葛青看着王也脖子上的伤口,稍微再偏一点,就要划破颈动脉了,他内心里面沉沉地叹了口气,同时心脏不知道哪个部位揪得有些沉甸甸地疼。

给王也包扎好伤口之后,平日里总是满含笑意的眯眯眼都垂了下来,看不见眸光,只看见细密的睫毛覆盖下来,将情绪遮个密不透风,可是整个人的气场却无法自我抑制,沉得像是一潭深水。

诸葛青还没来得及开口,王也就回过身来,非常自然地圈住了他的腰,整颗脑袋懒洋洋地歪在了诸葛青的肩膀上,手臂在他背后来回轻抚,像是顺毛像是安慰,又像是王也式的独特情话,诸葛青听到他那带着京腔的口音慢悠悠地说:“嗨,没事儿,老青。”

一潭深水突然间就变成了一腔柔情似水。

王也感受着诸葛青在自己怀里僵硬的身体慢慢放松,嘴角不由自主地勾起了一个温柔的弧度。

可随之而来感受到的肩膀上的湿润让他睁大了眼睛,轻抚着诸葛青背部的手蓦地不知所措,嘴里也只喃喃地吐出一个字:“青……”

诸葛青努力压抑着哭腔的嗓音在他的耳边响起,带着一丝微微的颤抖:“王也,你听明白了吗!?朋友在为自己拼命,而他想的是,朋友怎么不去死!”

诸葛青哽咽了一下,再也无法掩饰自己的哭腔,脑袋深深地埋进了王也的肩膀,呜咽着犹如困兽一般咬牙切齿地吐出一句话:“什么东西啊!”

王也手上更加使劲儿,狠狠地把诸葛青拥进自己了怀里,突然想起那天在罗天大醮上自己决定向诸葛青展示风后奇门时拿起的那枚小石子,那时他满怀自信甚至不乏中二地扬言道:“身在这奇门局中,我即是方位!我即是吉凶!时间,空间,四盘的生克都由我来制定!”他确实了得,在他的奇门局中,连时间都可以操控,可诸葛青投进他心里的小石子,他却一点办法都没有,直至此刻,那枚小石子终于晃晃悠悠落了地。

沉默着半晌,等到怀里的哭声渐渐弱了下去,王也一改往常总是习惯性地瘫成一坨的形象,突然间坐直了身子,看着诸葛青的眼睛认真地说:“老青,我这里也有一个故事,想讲给你听。”

王也看着诸葛青,突然笑了一下,诸葛青有些看不懂那笑里面的意味,可是心房却随它颤了颤。

“我为什么下山,你已经知道了,不是为了我自己。

我为什么不肯交出风后奇门,也不是为了我自己。

可是碧游村那天晚上,看着火墙后面的你,我做出的决定,却是为了我自己。

那一刻,我没有去想交出风后奇门这天下会变成什么模样,也没有去想马仙洪拿到它之后又会搅出多大风浪,我的内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在疯狂叫嚣着,我要你的安全,我要你好好活着,一路追着你过来我没有细细想过自己的心思,可那一刻我突然明白,你对我来说已经超出了我所能想象的重要,为此,我屈从了我的内心,做了一个自私的决定。男孩说他所做的每一件事每一个决定都是先为自己着想的,可是那一刻男孩为了友人A做出了放弃自己的决定,他抱着必死的决心挡在了友人A前面,这比同时做出了一个自私决定的我要了不起多了啊,毕竟屈从自己的内心要容易多了,而违逆自己的内心,需要更多的勇气和力量,我佩服这样的男孩,也……”王也突然就有点不好意思,错开了诸葛青的眼睛,像是怕吓着他一样放低了声音道,“……心疼他”。

你知道失重是什么感觉吗?

不辨方位,未明吉凶,甚至连自己的身体与四肢都感觉不到,正如此时此刻,这两位犹如半仙一般神秘莫测的奇门术士,在彼此的目光中完全忘记了身在何方,所有的意识,感官与知觉,都向着对方流淌而去,直至牵到了彼此的手,方才脚踏实地。


第二天,剖白心迹后有些害羞然而身残志坚执意要把张大床留给青仔,自己睡沙发的老王同志,因为感觉到鼻子尖有些痒痒而悠悠醒来。

他看到时刻注重自己形象的诸葛·精致男孩·青,此时此刻正毫无形象地趴在沙发上俯视自己,小辫子的发梢若有若无地撩过自己的鼻尖,同时也撩得人心里痒痒。

一夜未眠,顶着王也同款黑眼圈的眯眯眼,危险地盯着老王发狠道:“别忘记你昨晚说的话,你是我的了。”

仍未睡醒的老王同志丝毫没有察觉到危险,顺手捞过来狐狸毛茸茸的脑袋抱住,一转眼又睡了过去。

诸葛青躺在这人胸口,脑海里乱成一团麻的思绪突然间就清净无比,困意来袭,两个人相拥而眠,沉沉睡去。


评论 ( 8 )
热度 ( 45 )

© 等一个蓝盒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