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吸居,也青深度中毒期;DW一遇小十误终身,嗑12C,10R,刀马,刀杰,Doctorall杂食动物。
其他:修伞,布袋戏,无心法师(白琉璃),漫威(钢铁侠),末日乐园(云酒)。

【也青】捕风

他又来了。

昨夜下了一场雨,他的道袍带着湿气,怀里抱着一坛酒,散乱的发丝都乖顺地垂落了下来,伏在脸颊两侧。

说不上来是什么样的心情,我盼着他来,也盼着他不来,可是当真正看到他的这一刻,我的心思就背叛了自己的理智,兀自只剩下满心欢喜,好像这就是我存于世间的全部意义。

扑通,扑通,是寂静天地间唯一的节奏。

去年他带来的,是一株在山脚下新折的桃花。

今年他带来的,是一坛酒。

他会絮絮叨叨地讲起许多事情,有时候是别人的事,有时候是他自己的事,更多时候,他说起的,是关于一个名字叫做诸葛青的人。

这山中岁月漫长,每年有这么一个人来讲讲故事,也怪有趣的。

渐渐地我从这许多故事中听出来一些别的意味,不管是别人的还是他自己的,他讲的故事里,大概只有两个字“想你”。

他从来没有说出口,但我听到了。

“老青啊,我又来看你了,你不是总想灌我喝醉吗?可我沾酒就倒,让你无从下手了都。今天我带来的可不止这一坛酒,不醉不归啊~”

“老青,我现在很想醉一场,却越喝越清醒,你说这是为什么呢?”

他抬起头,琥珀色的眼睛清澈透明,纯粹得染上了天空的蓝色,那双眼睛里的情绪不多,似乎仅有那么两回,看到这双眼睛失态过,是什么时候呢?

现在这双眼睛,让人看不到更多的情绪,但是我感觉到了,他在哭。

他已经喝了三坛了,眼神依旧清醒,只是身体不听使唤,无力地歪倒在了一旁。

扑通,扑通,原来那是他的心跳。

我的心脏,早已停止了跳动。

他侧身歪倒在旁边,那是一块冰冷的墓碑,有无声的泪水自眼角滑落,洇进了鬓发之中,随后大颗大颗的泪珠打湿了他的睫毛,砸在了墓碑上,顺着墓碑上的字蜿蜒着流了下去:挚友诸葛青之墓。

 

我是一个术士,生前修习的亦是神魂相关的的术法,逆天而行,强留三魂在世间也并非什么难事,只不过需要付出一点代价。

可是,我是一个最讲道理的人啊,为什么会行此逆天之事?

必是心中有很大的留恋了,是因为他,我知道。

可是……

他是谁?

我忘了。

人死之后,脱离了天地时序的限制,可以稍微窥探到过去未来的一些事情。

前年,去年,今年,后年……

此后的数十年,年复一年,霜雪渐渐爬上他的鬓发,他总是会带着他的故事来这里,来我的墓碑前,看我。

我盼着他来,也盼着他不来。

万物皆有尽时,天理可违,循环无逆。身死道消,世间的阳气也在逐渐侵蚀我的记忆,我能留在这世间的时日无多了。

巽字与我,最为相合,待这三魂消散之后,便许我化为清风吧。

最后的神识即将消散之际,我想起了他的名字——

王也……

王道长,你试图捕捉过一缕清风吗?

 

此时的王也,突然若有所感,他抬起了手,试图在虚空中抓住什么,却只有一缕清风穿过他的指尖,徘徊三匝,似乎不忍离去。

恒河沙数,三千世界,中有大孤独,神魂将散,重归天地,我愿化为清风,常伴你左右。

 

后记:赌博使我快乐,还是不会写文,想用旁观者理智清醒的目光来表达伤恸,笔力不足,思维跳跃,感觉没出来,每逢这种清醒,都想把自己的脑袋打碎了重造一番。


评论 ( 10 )
热度 ( 33 )

© 等一个蓝盒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