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吸居,也青深度中毒期;DW一遇小十误终身,嗑12C,10R,刀马,刀杰,Doctorall杂食动物。
其他:修伞,布袋戏,无心法师(白琉璃),漫威(钢铁侠),末日乐园(云酒)。

【神秘博士】长歌将尽,夤夜将绝,可是无论说了多少次再见,我都始终无法习惯离别。

【九叔】

Doctor:  

If you want to remember me, then you can do one thing.

That's all, one thing.

Have a good life.

Do that for me, Rose.

Have a fantastic life.


Rose:

I want you be safe.

My doctor... 


他不帅,还时不时地自嘲自己拥有着一张愚蠢的老脸。

他没有存在感,扔到人堆里你几乎很难再去一眼把他找出来。

全身上下可能最显眼的就是那双大耳朵。

可是我却仍然羡慕Rose曾有机会握住这个人的手,和他一起奔向整个宇宙。

他不是你以为的任何一个样子。

衣着外貌和那来自北方的口音都平凡得有些不合时宜,一点不像是你以为的任何一个Doctor。

可他就是。

他是一个比普通人更普通比平凡人更平凡的Doctor。

刚刚经历过时间大战的他,背负着巨大的愧疚,穿着一件对于博士来说也太过随意的皮夹克,所有人都在恐慌尖叫的时候,只有他不动声色地站在那里,强大,睿智,自信。

当他第一次为了自己成功解救了每一个人没有人死去而欢呼雀跃的时候,看着他那双溢满欢喜的眼睛,你却永远无法忘记他所背负的自责与孤独。


【小十】

Doctor:How long are you gonna stay with me?

Rose:Forever.

明明是一部科幻剧,却浪漫得一塌糊涂。

茫茫宇宙,浩渺时空,我们各自有各自的孤独。

所以才想要紧紧相拥。

他英俊帅气,聪明机智,癫狂不羁,有时还会有点淘气。

一双无辜单纯的大眼睛,当它流露出忧伤孤独气质的时候,简直令人心碎。

这种时候,你就连他几次三番抛弃杰克上校都可以原谅。

最单纯最无辜,也最沧桑最苍老。

他穿着一套不太合身的条纹西装,扣子从来不好好系,领带也随便打个结,看起来甚至有点不修边幅,最恐怖是一身西装总搭配着一双匡威帆布鞋,这对一般人来说简直是灾难,可是看看他,你会觉得,除了帅,还是帅。

那一双天真无辜的大眼睛总让你觉得他好像某种温顺忠诚的小动物,可是有时候它们也会变得很可怕,比如在威胁侵略地球的外星人的时候。

前一刻是面对可怖未来的严肃,下一刻咧开嘴角挂上大大的笑容。

他癫狂,是在绝境中依然乐观,还是900年不停的失去让他不肯放弃一丁点希望? 


【11th】

1200多岁的他却越来越像一个顽童。

他是所有博士里最年轻的,也是所有博士里最年长的,他随时随地充满活力又非常之自信,有时候还会有些傲慢,急躁。

——只是一些沙子而已并不重要。

——我的脚下这1200多年来就从来没有踩到过不重要的东西!

那个显得有点可笑的领结是他的标志,裤子总是会短一截,永远对土耳其毡帽有着超乎寻常的兴趣。

他在努力遗忘自己的过去,想把那一天的黑暗都抛到最遥远的星系。

可是他,还是会驻足,因为听到孩子们的哭泣。


【12th】

一张被揉褶巴的老脸,却比11th更顽皮。

一脉相承的大眼睛精明而忧郁,浓浓的已经染上风霜的眉毛有时候会看上去凶巴巴的,他永远像个充满好奇的宝宝,不知疲倦地奔波于过去未来之中。

一身剪裁得体的衣服,滚着红边的深蓝外套和白衬衣,配上一双皮靴,让他显得精明干练,还有一种超越年代的优雅和性感。

有时候像个小孩儿一样需要人看顾,一眨眼又会变成睿智的祖父。

在感情上面越来越笨拙,在性格上越来越别扭,所以有时候像个不省心的孩童,有时候像个怪脾气的倔老头。

与此同时,他比以往的博士多了更明显的攻击性。

这大概也是因为一直想要彻底遗忘的过去阴影却比任何时候都离他更近,随时准备席卷而来。

他已经不堪重负,要在一片废墟上重建自我,这对于活了2100年的他来说,显然比其他任何时候都更加不容易。


【8.5th-战争博士】

他是此后的每一个博士都极力否认的存在。

他毁灭了自己的种族自己的母星和敌人,终结了时间之战,却戏剧性地成为了唯一的幸存者,从此陷在愧疚的泥沼之中无法自拔。

10th一生活在忏悔之中,11th终其一生都在逃避,12th不堪重负几近崩溃。

他在使用The moment的时候说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那武器进化出来的道德心问他:那如果付出的代价是你活着呢?

-你知道那天Gallifrey上有多少个孩子吗?

-不知道。

-没关系,你总有一天会数清的。


《博士之日》他们三个相遇,同样的问题他又问了未来的自己们一遍。

11th仍在逃避,我完全不知道。

他问11你多大了?

11仍然埋着头专心致志地在墙上刻字头也不回地说不知道,我忘了,我觉得是1200多岁吧,除非我撒谎,我已经老到不记得自己是否在年龄上撒谎了。

他明显的多话很轻易地暴露出自己喋喋不休的意图。

-比我老400多岁,这么些年来你就没有想知道那天有多少个孩子?从来没数过?

11回过头来,眼神似乎在哭泣,告诉我,这还有什么意义?

而小十此时不假思索地答道:24.7亿。

并且愤怒地看着11质问你怎么可能不知道?!你忘了?!才400年你就忘了?!

11th回答说我继续前行了。

小十更加愤怒:你忘记了过去?还能前行到何处?

可是11真的忘记了吗?怎么可能呢,你看看他的眼睛就会知道,他其实没有忘记,怎么可能会忘记,一刻都不曾忘记。

他们厌恶的,想要遗忘的,从来都只是自己。

他最苛责的也是自己,正如8.5th轻易相信11说的不知道,小十看不到11眼里隐藏的眼泪。

每晚闭上眼睛的时候,每一刻停下奔跑的时候,他在心里数了一遍又一遍,才能如此清晰。

他不停地奔跑,不敢停下。

以为这样就可以把所有自责愧疚不想面对的自己和无数的悲伤与失去远远地抛在身后,他会为每一个哭泣的孩子停下脚步,却不知道自己心里也住着一个little lonely boy也一直在低声饮泣。

他对万事万物都充满热爱和宽容,对无尽时空里的所有生命都满怀慈悲,对整个宇宙满怀悲悯。

他承诺永不残忍,却唯独遗忘了自己,无论是9、10、11还是12。

从时间大战之后刻在骨子里的自我厌弃和自我毁灭倾向一直如影随形。

到了12时期尤为触目惊心。


那副画有两个名字,一个是Gallifrey falls,一个是no more,是8.5th刻在母星墙上的no more,是Clara写在黑板上的no more,是博士在漫漫黄沙中跋涉千里在无尽时空中穿梭千年不停地在口中在心里念叨的no more。

没有人知道该怎么正确地命名它,直到他把“Gallifrey的陨落”变成了“Gallifrey不再陨落”。

不再有伤害,不再有牺牲,不再有流血,不再有战争,Gallifrey不再陨落。

战争从来是一件残酷的事,没有人能做出永远正确的决定。

不管怎样,总会有人爱你,并一直爱你。


九到十一,一次又一次的告别,可是离别那一刻的悲伤却丝毫没有被削减,无论何时再看到当时的情景,甚至被其他东西触发,当时的情绪都依然会翻涌上来,在心底冲撞不息。

现在我凝视着屏幕上你那张满是皱纹的脸,让我又哭又笑,可是我知道,下一次的离别到来的时候,我还是依然无法习惯。

现在的你不习惯拥抱,她的双手紧紧抱着你的脖子,你被强迫配合般地弯下腰,手却还是无措地悬在虚空中,就像你一再失去归所的心,不知道该放在什么地方。

我想念你那个落伍的,和时代格格不入的皮夹克,想念你背负孤独和衰老的面容,想念你总是带着点无奈的神情,想念你总是平和却在内心深埋恐惧的那个外表,想念你咧开嘴笑起来总是特别迷人的样子,我想念你,9th,我的第一任博士,我的博士。My first Doctor,My Doctor。

我想念你那一头像是从来没有打理过的乱发,我想念你条纹西装,你的风衣,你的匡威帆布鞋,我想念你那在不笑的时候总是弥漫着忧伤孤独眼神的大眼睛,我想念你安静下来总是一脸严肃的面容,我想念你爱一个人时候注视她的眼神,我想念你的不羁和温柔,想念你的一切,我深爱的博士,我的10th。

我想念你的领结,我想念你的土耳其毡帽,我想念你疯疯癫癫的话唠样子,我想念你的喋喋不休,想念你偶尔的自大和傲慢。你摘下领结,它从你的手中滑落,蜷缩在T娘地板上的那一刻,我的心也随之而碎了,我的11th。

诞生于战火之中的你,经历了凡人衰朽死亡的你,比任何时候都更加坚强,也比任何时候都更加脆弱,我注视着你,我注视着你的皱纹,我注视着你的白发,我注视着你那双要从脸上飞出来宣布独立的眉毛,我昨天看到了你,我今天还可以看到你,我知道,明天你还在。可是,我却还是抑制不住汹涌而来的想念,就好像已经失去了你千百次那样,我的12th。离别尚未到来,我已经开始想念你的皱纹和白发尤其是那双凶巴巴的眉毛了。


长歌将尽,夤夜将绝,可是无论说了多少次再见,我都始终无法习惯离别。

All of the doctor,I love you, from a moment in the past to the end of my life, forever.





你们看到过这只猫没有?

没有?

好吧,没关系。

我就是想告诉你们,其实我就是那只猫。







#新季开播在即,想到已经没办法在打12C的Tag了哇地一声哭了出来#“你看着我,却看不见我。”这种拼命想要攫取一个人全部注意力的心情,只在新生儿对于母亲的依恋和青少年对于恋人身上的恋慕时看到过,所以801就坚定地站了这对CP,之后的剧情走向预感到船要沉,可是不就是刀吗经历过时之尽头的我无所畏惧,然而我还是太年轻,想想12时期入了这对CP坑的小伙伴简直心疼。一个小伙伴@小暗天 形容魔法特的虐是捅到你濒临死亡却没接着捅。没错的,就是这样,你快死了他却突然停手了,你倒是捅死我也就算了,踏马地留着人在这儿垂死挣扎,你手一甩走得倒是干脆利落。CC给我的感觉是一片黑暗笼罩过来无处可逃,事实上CC的剧情人文关怀感也很浓厚,但是他下手的角度通常都很黑。如果要选我还是愿意把12交给魔法特,CC太不保险了,好不容易走出来,一点都不希望12再陷入到黑暗里去了。魔法特说:我离开这剧的时候要让它像重新起航一样。不管魔法特这话能不能信,对我来说都一样。对新博士仍有期待,但是也忐忑不安,有一种被判了死刑即将被处决的感觉。有一部分的我将会跟着皮卡一起死去,对我来说结束也好起航也好都一样,我忐忑不安也从容不迫地准备接受我注定要给12陪葬的命运了。这样的感觉太熟悉了,在时之尽头经历过一次,我十分清楚这意味着什么,我知道前面是什么在等着,我无法全身而退,可我只能朝前走,明知道是坑也只能义无反顾地往下跳。


评论 ( 11 )
热度 ( 40 )

© 等一个蓝盒子 | Powered by LOFTER